「酒」訪意大利:當Super Tuscan遇上年輕法國男

個子高大,短頭髮,衣著簡樸的年輕法國男已默默站在酒莊門前。
“Bonjourno”
“Bonjour, Dominique”
其實在這 Rendez Vous 前, 我已閱讀過關於Caiarossa及 Dominique Genot的前後左右。Caiarossa,靠近意大利托斯卡納 (Tuscany) 地中海附近的Val di Cecina區。 駕車到Caiarossa小鎮, 沿路風光如畫, 酒莊就在群山環抱之中。葡萄園存在在毫不污染的領域土內,享受著大自然的沉默。 中國風水源遠流長,不少人住屋、動土都會聘請風水師考究一番,Caiarossa也不例外。

Dominique Genot, 是其中一位在馬雷瑪Maremma最年輕的釀酒師:Caiarossa 的釀酒師和Director。於 2003年在University of Dijon完成他的農藝學(agronomy)學位後,他到過新西蘭和法國葡萄園工作。之後於2006年, 在波爾多大學University of Bordeaux完成葡萄栽培專科,便成為Caiarossa釀酒師。

Dominique Genot, 是其中一位在馬雷瑪Maremma最年輕的釀酒師:Caiarossa 的釀酒師和Director。於 2003年在University of Dijon完成他的農藝學(agronomy)學位後,他到過新西蘭和法國葡萄園工作。之後於2006年, 在波爾多大學University of Bordeaux完成葡萄栽培專科,便成為Caiarossa釀酒師。
sadasdsadas

Dominique 說:“這個地窖位於能量最強的地方,
剛好在山丘頂端和谷底的中間地帶。
“地窖的顏色─外紅內黃,代表太陽和土壤。”
Caiarossa是一座利用中國古老的風水藝術,將酒窖設於據稱「能量最高」的位置,又設有大窗以吸收陽光正能量, 希望藉此釀製出和天地契合的美酒。

在2004年, 一位愛酒的荷蘭企業家 Eric Albada Jelgersma收購了Caiarossa。 他也擁有兩個在Bordeaux Margaux 的 Grand Crus classé : Château Giscours and Château du Tertre。

Dominique 說:“這是很年輕的葡萄園,還在擴張中。我們試著釀出最自然的葡萄酒 。我們不用任何除草劑,殺蟲劑或化學肥料,甚至連除草劑也不用。採用人工,自然方式工作,不用機器; 全是按照BioDynamic概念釀製。“ 打正旗號以「大自然的奢華」作招徠。 對我來說,可以說它是

Dominique 說:“這是很年輕的葡萄園,還在擴張中。我們試著釀出最自然的葡萄酒 。我們不用任何除草劑,殺蟲劑或化學肥料,甚至連除草劑也不用。採用人工,自然方式工作,不用機器; 全是按照BioDynamic概念釀製。“ 打正旗號以「大自然的奢華」作招徠。 對我來說,可以說它是 “the forces of earth, grape and man”.
現在剛剛是Tuscany收成季節, Dominique帶我們走進Caiarossa葡萄園, 葡萄大大的。 酒莊佔地 16公頃,年產量約 7萬瓶,其中70%出口。目前Caiarossa生產四種酒, 全是IGT Tuscan wines (Indicazione Geografica Tipica = typical regional wine)。 最頂級是Caiarossa,接著是Pergolaia (95% Sangiovese葡萄 - 符合這地區的釀酒傳統, a very Tuscany wine); 白酒Caiarossa Bianco ( Viognier和Chardonnay,目前每年只製1400瓶; 最早年份:2005年) 和甜酒Oro di Caiarossa(每年1450瓶)。

現在剛剛是Tuscany收成季節, Dominique帶我們走進Caiarossa葡萄園, 葡萄大大的。 酒莊佔地 16公頃,年產量約 7萬瓶,其中70%出口。目前Caiarossa生產四種酒, 全是IGT Tuscan wines (Indicazione Geografica Tipica = typical regional wine)。 最頂級是Caiarossa,接著是Pergolaia (95% Sangiovese葡萄 – 符合這地區的釀酒傳統, a very Tuscany wine); 白酒Caiarossa Bianco ( Viognier和Chardonnay,目前每年只製1400瓶; 最早年份:2005年) 和甜酒Oro di Caiarossa(每年1450瓶)。
Caiarossa此行最有趣的是Dominique帶我們到Caiarossa酒莊裡試飲還沒ready入瓶仍在橡木桶內發酵的酒。從我的小小經驗所得, 不是每個釀酒師將讓你嘗試他們未ready,unmixed的酒。我想,一來是麻煩,二來是,這不是他們的最終產品, their final baby。不過當某些狂熱釀酒的Winemaker, 碰上一些有誠意的winelovers, 也許他們會讓這些winelovers品嚐這種葡萄酒。 Domique 便是其中一位。 他用巨型試管將這些Barrel Aged Wine 從木桶吸出, 倒進我們酒杯裡去。

Caiarossa此行最有趣的是Dominique帶我們到Caiarossa酒莊裡試飲還沒ready入 瓶仍在橡木桶內發酵的酒。從我的小小經驗所得, 不是每個釀酒師將讓你嘗試他們未ready,unmixed的酒。我想,一來是麻煩,二來是,這不是他們的最終產品, their final baby。不過當某些狂熱釀酒的Winemaker, 碰上一些有誠意的winelovers, 也許他們會讓這些winelovers品嚐這種葡萄酒。 Domique 便是其中一位。 他用巨型試管將這些Barrel Aged Wine 從木桶吸出, 倒進我們酒杯裡去。
對我來説,這樣試飲, 可親身體驗不同提子所帶出的最原本味道,一個學習葡萄酒本質的好機會。之後跟性格和善的Dominique到當地一家意大利餐館吃午飯(後來, 這樣一個偏遠的農村地區的小餐館竟然給我在Michelin指南看到), 吃著黑松露餛飩及有名的野豬 (wild boar) ,喝著不同年份的Caiarossa。

對我來説,這樣試飲, 可親身體驗不同提子所帶出的最原本味道,一個學習葡萄酒本質的好機會。之後跟性格和善的Dominique到當地一家意大利餐館吃午飯(後來, 這樣一個偏遠的農村地區的小餐館竟然給我在Michelin指南看到), 吃著黑松露餛飩及有名的野豬 (wild boar) ,喝著不同年份的Caiarossa。
I love this wine!  Caiarossa 不用Sangiovese作主導,而非正統地用波爾多品種為主。比如我們喝的Caiarossa 2004 有著八種葡萄 : Merlot (33%), Cabernet Sauvignon/Cabernet Franc (33%) and Sangiovese (22%).  Small quantities of  Petit Verdot (6%), Alicante (3%), Syrah (2%) and Mourvedre (1%).  Caiarossa 2004 結構複雜,擁有黑莓,薄荷, 甘草和焦油香氣和口味, 單寧柔滑。口感完整, 咬口; 回味悠長。配牛排和蘑菇燴飯最佳。

I love this wine! Caiarossa 不用Sangiovese作主導,而非正統地用波爾多品種為主。比如我們喝的Caiarossa 2004 有著八種葡萄 : Merlot (33%), Cabernet Sauvignon/Cabernet Franc (33%) and Sangiovese (22%). Small quantities of Petit Verdot (6%), Alicante (3%), Syrah (2%) and Mourvedre (1%). Caiarossa 2004 結構複雜,擁有黑莓,薄荷, 甘草和焦油香氣和口味, 單寧柔滑。口感完整, 咬口; 回味悠長。配牛排和蘑菇燴飯最佳。 用先前試酒的感覺, 徐徐領悟酒杯裡的葡萄成分(要加點想像力罷),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