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睇我唔到

untitled, 2010 by Carol Lam (acrylic on canvas)

untitled, 2010 by Carol Lam
(acrylic on canvas)

跟友人談上Blind tasting,突然想起曾經跟幾位英國朋友到倫敦一家叫Dans Le Noir 的餐廳進晚飯。

Dans Le Noir 法語解釋為 ”In the Dark”「在黑暗中」。這家在倫敦及法國巴黎也有的餐廳, 有一特色, 就是在各位要在伸手不見五指, 一片漆黑的環境中進餐; 店內的服務員全部都是雙目失明人士。 目的是在這視覺當道的世界,我們總是往往忽略了我們其他的感官, 如味覺, 臭覺等等。關掉視覺, 拿走餐廳裝飾氣氛, 脫下食物的裝飾, 我們便可把注意力集中在食物的本質去。出奇地那一餐真的跟食物親密多了, 味道也感受多了, 好玩。

Blind Tasting 朦瓶試喝, 翻自法文的degustation a l’avengle, 意思是盲眼品嚐的意思。

記得幾年前, 我跟友人在一家酒莊進餐。酒莊主人說將會以blind tasting 形式進行。當時,我還是緊張的問友人:「要blind fold 嗎?」(要朦我眼嗎?)。哈! 那是我的第一次blind tasting。

Blind Tasting意思其實不是要把眼睛朦起來,而是在試酒前不讓試酒者知道試著什麼酒。忘掉label,脫下名聲身價,帶我們回到葡萄酒的原本面貌,實實在 在品嚐一支赤裸裸的葡萄酒。

全球各大小葡萄競賽都是以這方式進行,它也經常用於很多品酒場合。但其實,你也可以跟三五知己在進餐時玩下 blind tasting。在找到固中樂趣之餘, 你可能會發現, 「真實」與「現實」的落差有時可以好大。

兩件一式一樣的白色 tee, 一件背脊label印上MMM (Masion Martin Margiela); 一件街邊貨, 無LABEL, 兩件都走了頗多線。你會說MMM的是”DESIGN”, 街邊貨是品質差。同樣一支一九九零年的 Romanee Conti 如表現不好, 大多數人總會不自主地試著, 相信酒還沒達到成熟期, 又或者, 開瓶不夠久; 而很少給不知名的酒莊同一寬容,體諒。只因它們不再只是一件白色tee 或一瓶750ml的黑皮諾紅酒罷。那個label帶給你的「感覺」有時是價值不菲, 就是想買也買不到的一種滿足感。不要問我為什麼還有人會付十幾萬港元買一枝一九九零年的DRC。除了他們比用十分一價錢稀有可買到更好質量酒以外, 答案也許就在問題內 – 只因他們太昂貴了。

反過來說, logo/label 真的方便了懶惰的我。說實話, 拿掉logo, 拿掉label, 常令我不知所措, 不懂如何評價。可以逃過看標籤喝酒的人, 其實我見的, 並不多。

下 一篇我會講下我近月一次blind tasting 經歷, 一個Bordeaux 2000 的晚飯。請大家稍等。

Article can be found on www.queeneco.com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你睇我唔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