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遇上James Bond最愛-Ch. Angelus

“Fashionably late” 到達一個並非很Fashionable 的event.

兩星期前的一個晚上(3/25, 星期五)我到達了香港島香格里拉的夏宮(Island Shangri-la’s Summer Palace). 我實在不太cool,(只因fashionably late的
解讀應是頗cool地遲到; 而意思是你不會擔心因遲到而錯失了好東西罷)我卻一直擔心著.  擔心著一些好酒, 我可能已經錯過了。

這是第二晚被Acker Merral & Condit邀請的pre- auction dinner. 特別招侍着美國Nappa Valley的 Caymus及我非常喜歡的Chateau Angelus。John Kapon (Acker’s President) 給我介紹了Caymus酒莊主人Chuck Wagner後便跟Mr. Wagner 談上他的Caymus. 喝著說時, 我看到原來Hubert 正在拐角處。

跟Caymus 酒莊主人 Chuck Wagner談上他的Caymus

跟Caymus 酒莊主人 Chuck Wagner談上他的Caymus

「It is so nice to see you here Hubert,記得我嗎?」

「oui, bien sur!How can I forget such a beautiful lady! Cava Carole?」Hubert法式地吻上我兩面頰。

「C’est très français! 太法國了!無論對任何一位女仕, 美的也好, 醜的也好, French Men 也會告訴她們是美麗的。這是最好的問候嘿!」我想。

「Corrinne 好嗎?她也在香港嗎?我很想念她呵!」

「她在Bordeaux,忙著推出2009年Angelus的紅酒。多高興在這裡再次見到你呵!」

金鐘酒莊的主人Hubert de Boüard de Laforest

金鐘酒莊的主人Hubert de Boüard de Laforest

Hubert是Chateau Angelus金鐘酒莊的主人 (酒瓶標籤上有一個金色吊鐘的圖案,所以因此而命名)。 去年夏天在他的酒莊認識; 在Hubert 家中進午飯時也認識了他的家人,包括他美麗的女兒Stephanie和女婿 Marc。難忘的是結識了他風趣和精力充沛的妻子,Corinne。 跟Corinne 談天說地, 得知我有自家首飾品牌便帶我看她的首飾, 也介紹了她的貓貓狗狗給我認識(其中一頭狗叫Petrus!)。

Hubert不只是一個非常聰明的wine maker, 他也很熱情,有風度和有著慈父的態度。他不僅在1996年將Chateau Angelus從Grand Cru Class提升到Premier Grand Cru Classé B地位,還令Chateau Angelus成為了電影007 James Bond最喜歡的紅酒(聽說這安排是因Hubert 跟Daniel Craig是要好)! (留意到嗎? 影片中有這樣一幕: 007坐在往蒙特卡羅皇家賭場列車的餐車上和新任“邦女郎”維斯帕Vesper Lynd首次會面時,旁邊放的就是1982年金鐘莊葡萄酒).

Chateau Angelus成為了James Bond最喜歡的紅酒

Chateau Angelus成為了James Bond最喜歡的紅酒

提 到金鐘莊,不能不提一下波爾多的St.-Émilion. 這地區有兩個酒莊是躋身波爾多八大酒莊的,它們就是Ausone(奧頌)和Cheval Blanc(白馬),而金鐘則緊隨兩者之後,位列第三。酒評家Robert Parker曾經這樣說過:「金鐘是St.-Émilion區最好的三或四。」

金鐘莊產量不大,它的優秀年份完全具有挑戰波爾多八大名莊的實力。當然,正因為品質超群,它的售價也不菲,好年份的金鐘或者陳年的金鐘,國際市場售價都在三四千元/瓶,酒價都直追一級名莊。

Caymus + Angelus lineup

Caymus + Angelus lineup

那晚的food pairing不太enlightening。北京烤鴨,蝦 和beef cheek等.
Caymus 和金鐘雙雙出動一杯杯的放在各人面前。大家都在討論那一酒莊較出色。對我來說,這只是一個「 你是Bordeaux 擁躉或是Nappa Valley擁躉」的問題而已。我絕對是一個法國的fans!And I love Angelus。不知道是因為它標籤上的大金鐘,或是去年夏天受到他們的熱烈歡迎, 又可能只是單純的愛上這墨黑色的紅酒。我就是喜歡。

my table full of Caymus and Angelus

my table full of Caymus and Angelus

我很喜歡當晚的89和90年份酒: 結實且濃郁,雖然它們的Nose不是我最近喜歡那種乾淨而複雜的cherry味(如最近喝的Chambertin Rousseau,嗯…),但有著另一種風格: 煙薰的雲呢拿橡木,黑加侖子果醬味; 而果汁本身就塞滿了水果味道。

我特別喜歡98, 2000 和2005的Angelus

我特別喜歡98, 2000 和2005的Angelus

我 特別喜歡98和2000的Angelus,及其黑紫色, 有著咖啡,黑莓nose的2005年份酒。 05和00年份都很濃郁,它們相似的在其天鵝絨般的單寧和橡樹, 成熟果實的aftertaste之悠長收結。我認為這05比較close, 在幾年後會更好喝。我喝過2006年,似乎比現在的05合時喝。

這 夜晚被安排與新結交的葡萄酒愛好者, 幽默的John Kapon和Hubert同抬, 多高興。Hubert邀請我在將來臨的夏天到他家探訪他和他的家人。「For a tea party?」我開玩笑地回答。他笑著說:「當然啦!我不只懂得做生意罷!我們是朋友,we have a life!」

這個夏天我會在那裡呢?

Article can be found on www.queeneco.com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